站在时代断崖上的回望 这是MOBA王朝的终结?

“就这个SB开挂。穿墙加爆头!”CS粗糙的血液像素块以及经典的AK,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一声怒吼之后,我摘下耳机往网吧角落望去。一个人正拿起烟灰缸在空中挥舞着,耳机、键盘掉落的声音渐渐被人群的骚动所淹没。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我即使站在椅子上也只能看到一片黑压压的头。旁边的哥哥把我拉下来,我们去前台办了退机。“出事了,快回家吧。”印象里哥哥是这样说的。那是我关于网吧最深刻的一次印象,也是关于CS的第一印象。在我还屁颠屁颠跟着哥哥玩《传奇》私服的时候,CS早就成为了网吧中最主流的游戏。我也问过我哥:“你为什么不玩CS?”他回答的很简练:“太菜了。”CS并不是属于我的时代,就如同SC一般,在我看来CS也不过是老旧游戏中的一种。缺乏激情和新鲜感。“我要玩一辈子的WAR3!”除过卢载旭,我还喜欢李晓峰与他手下那早已停产的DT-35在初中时代,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说过。那个智能机并不发达的年代里,一本《电子竞技》杂志便充当了教室与电竞舞台的连接线。书刊上那些战报与技术攻略在每一节的数学课上被我反复咀嚼、思索。可当我年少的双手放在键盘上时,却早已忘记了充满条条框框的吹风流和前期RUSH的套路。在那个时候,能够战胜身边另一台机器上操作着的同学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的偶像是韩国鬼王Lucifer,堕落天使。不过那段崇拜,以及在家偷摸打开游戏风云频道看比赛的夏日,也都随着卢载旭开启军旅生涯而告终。“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和九个AI打DOTA。”若干年后,我才知道“FTD”是“For The Dream”,而2009却也不是曾经的2009了高中,每一周最快乐的时刻便是相约在网吧打一场内战。而我也会和同学为了内战的位置争得头破血流。我们开始用手机上网,在不同的社区中寻找着各类大神,以及自己喜欢听到的言论。那时候最常见的声音,便是“DOTA真是我玩过的最好玩的游戏。”的确如此,DOTA成了我最喜欢玩的游戏。不过在LOL出来之后,更多的人选择了成为德玛西亚的信徒。“DOTA2真是一款DEAD GAME。”TI4的决赛常被诟病,可TI4却是我最喜欢的一场TI大学之后,能够一起开黑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在这段时光里,中国队夺冠、惨败、又夺冠。却一直未能阻止LOL滚滚向前的车轮。在大一的那一年,精彩的LOL决赛打完后,DOTA比赛作为一场表演赛开始了。簇拥在屏幕前的人群散去后,只剩下稀稀落落几个人。我身边的学长兼队长告诉我:去年,我们学校还能办一场有五十支队伍参加的DOTA比赛。我点点头,我知道,以后的整个大学生涯或许就我一个人打DOTA2了。“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越来越多的人,在Steam的PUBG上开始接触这片未知而又新奇的大陆跳伞,吃鸡,98K。从不过问Steam平台的朋友开始纷纷询问下载与购买游戏的方式。最喜欢的主播在“RUA”地一声后跳向了R城。而黄旭东则因为参与到糯米事件当中而被其粉丝疯狂输出。“黄旭东是谁?不认识,蹭糯米热度的吧。”糯米的粉丝们如是说道,就连糯米本人也说:“我并不认识您。”然后梗着脖子为自己的作弊行为辩解。曾如日中天的LOL开始因王者荣耀的内忧与绝地求生的外患而感慨时运不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游戏了,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下这句话。在游戏圈,关于玩家间的优越感与鄙视链始终不缺话题,移动游戏的流行更是重新定义了“玩家”二字的概念。有的人习惯不去做改变,就如同你很难理解老一辈为什么不能轻松驾驭你所擅长的电脑和智能机。我们可以将“时间”比作粗糙的沙漏:有的人从沙漏中滑了下去进入了另一个沙漏,而有的人则如细沙一般永远停留在了之前的位置上。每一个你所经历过的游戏,或许就好比这时间的沙漏,它在慢慢的筛选着你的青春,也将成为你永远无法回头的记忆。DOTA2的ISIS网吧赛中参赛的大叔,这场比赛,我在现场对于游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见到过三十多岁西装革履在网吧打着DOTA1的中年人,他手忙脚乱,水平不高。我也见到过街边便利店店主的儿子拿着父亲的手机玩《王者荣耀》,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变化和更迭才是世界上一切事物的根本,如果哪天游戏圈停止了争论与创新,只留下一个高高在上的产品,那潭死水便已激不起任何波澜。现在,正是变革的时代。《绝地求生》不断突破与刷新着Steam的纪录,斩《CS:GO》擒《DOTA2》,销量破千万;《王者荣耀》已成长为庞然巨物,接手MOBA大旗,力压《英雄联盟》。在变革的时代里,除过新皇外,旧世里的王者同样惹人注目。《英雄联盟》,端游时代的唯一巨头,叱咤风云,拥趸万千。可在前些日子里,LOL六周年庆典活动“战斗之夜”却显出了这个王者的疲惫之态。《英雄联盟》的“战斗之夜”为玩家提供了绝版皮肤与六倍经验及金币加成。作为一个冲PCU(同时段玩家在线峰值)的年度活动,却仅“艾欧尼亚”与“黑色玫瑰”唯二服务器处于爆满状态。要知道,在往年的“战斗之夜”里,玩家们必须争抢着提前进入服务器才不至于因排队原因被拒之门外。这一现象也在《英雄联盟》相关社区内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一篇普通的玩家讨论帖,却指出了LOL现在面对的严峻问题在LOL吧内,名为:《lols7玩家严重减少,归根结底就俩原因!》和《现在LOL已经过气了?》两个帖子分别获得了1464和1071个回复。这两个帖子的热度,已超过用集换卡片来调动玩家活跃的置顶贴。其他游戏的吸引、国际大赛战绩不佳作为两个客观原因在玩家口中被念叨着,而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主观原因,则是由于LOL版本更新而导致的玩家不满。过于频繁的更新速度及粗暴的削弱式平衡调整方式,令玩家在面对熟悉的英雄时开始感到陌生。讨论贴内不止一位玩家亲切问候了鬼蟹的家人,而这都是因为拳头的策划们大刀阔斧砍掉了他们心爱的英雄。大批量的英雄重做,粗暴的NERF,LOL走在更具竞技平衡性的路上,却怎么也改不好。其实从数据上,我们也能够大致看到LOL热度下滑的证据。S4与S5时期可谓是LOL的巅峰,自S5以后,其热度曲线呈现较小幅度的平稳下滑趋势。那是时代交替留下的痕迹,移动时代的洪潮袭来时,作为端游领头羊的LOL首当其冲。不过即使如此,LOL依然是国内第一电子竞技,这毋庸置疑。只不过,作为玩家的你我,就如同当年喊着“我会打一辈子WAR3”的玩家们一样,突然开始慌乱了。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所喜爱的游戏沦落至无人问津。从百度指数的搜索热度上来看,确实从S5之后,LOL已不如此前炙手可热如果说上张图太不明了,笔者取每两月LOL百指的高点绘成了这张图。在这张图中,LOL热度的下滑趋势更加明显去年年末,韩国SPL联赛轰然坍塌。这颗RTS时代最后的眼泪,也逐渐模糊了那一代国人的热血与青春。SC2抗韩一生,最终却是由韩国自己击败了自己。国际大赛上,《英雄联盟》中国战队难以启齿的成绩也令玩家们“心累”。SC2,RTS时代的眼泪。试想一下,S系列赛与Ti赛事停摆后,会是如何的景象?当S7的总决赛在鸟巢打响,今年八强的命运又会如何?无人知晓。电子竞技不相信眼泪,失败了就再赢回来。当《英雄联盟》已开始降温,观众已开始疲惫,S7便成为了中国选手的背水一战。将冠军留在国内,这件事想必是所有《英雄联盟》粉丝们最希望看到的未来。“我上班了,没有那么多时间玩了,但我希望中国能拿一个冠军。”我身边已做好S7观赛准备的朋友们这样说道。或许,他们想要见证的不是夺冠的那一刻。而是这个穿插了他们整个高中、大学青春时光的游戏再次重现辉煌。关于LOL的成绩,上限是梦想,下限却需要信仰支撑。等一个冠军,说不定就在今年十月。当你还在想着LOL至少还能火五年的时候,事实似乎却在逆着你的期望前行。在DOTA2玩家中流行着这样一个段子:现在LOL骂王者荣耀的样子,就和当年我们骂LOL的样子相同。其实朋友,小众一点都不可怕。在时间的沙漏上,你要么抱守情怀留下来,要么顺着大流滑下去,直到你遇到那款你最爱的游戏为止。这么看来,每个时代对你而言或许都是最好的时代,每个曾经火过的或者是正在流行的游戏都在向你招手。只不过究竟选择哪款游戏作为自己的归宿,却全凭你自己了。“其实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的太早或太晚,结果都不行。”这句王家卫导演的《2046》中的台词,套用在游戏上似乎依然合身。在《2046》中,梁朝伟始终寻找着他的“苏丽珍”,却始终没能找到,因为时间是向前走的,错过了就不会回头。幸好,游戏永远都在。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带不走的“苏丽珍”,只不过当爱情的对象从异性变为游戏时,你的手中多了几分主导权。游戏至少不会向你索取一张离开香港的船票,只要你还在玩,它就永远没有过气。